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經籍文學

    在多元結構的西方民族文化整體中,祖國幅員遼闊的西南高地上出現了納西族的東巴文化、彝族的畢摩文化和傣族貝葉文化這三座民族文化的巍巍山峰。彝族、納西族和傣族,無論就其歷史淵源之深厚,其文化創造之燦爛,都堪稱是西南少數民族書寫文化中具有代表性的審美范型。作為自成一體、獨具特色的不同文化類型,它們在各自的形成過程中,建構起了經籍宏富、體系博大、內涵深刻的精神文化體系,并以文字和口誦的形式獲得廣泛傳播,產生了具有多學科綜合性的豐富的文化遺產。在各自獨特的文化母體中孕育形成并發展起來納西族東巴經文學、傣族貝葉文學和彝族畢摩經籍文學,各具鮮明的民族特色和藝術個性。 

       納西族東巴經文學   東巴文化是納西族傳統文化的主要構成部分,因保存于東巴教而得名。東巴文化是中華民族文化史上一顆璀燦奪目的明珠,她不僅包含宗教、哲學、歷史、象形文字、民俗、醫學、天文、歷法、地理、生產知識、武器、服飾等多種學科的內容,而且是一座納西族古代文學藝術的輝煌寶庫:其中包括卷帙浩繁的以象形文字寫成的神話、史詩、古歌、民謠、經詞等文學作品;也包括有世界上最早的象形文舞譜和內涵豐富的數十種古典舞蹈,有堪稱天籟之聲的東巴音樂和多種形制、音色的樂器,有古老拙樸的木牌畫、竹筆畫、紙牌畫、布卷畫和形形色色的面塑、泥塑、木雕等藝術形式──由此形成了蔚為奇觀的東巴文化。唐宋時期是東巴文化崛起的重要歷史階段。這一時期,在納西族文化上最為顯明的是原始宗教和原始文字的長足發展。隨著與吐蕃、南詔、中原的持久交往,藏族苯教、藏傳佛教及中原道教相繼傳入納西族地區,對尚處于原始狀態的納西族巫教產生了沖擊,這種沖擊尤以苯教為甚。納西族原始巫教在面臨多種文化的選擇中,吸收、融合了外來宗教,摻揉發展,終于形成了一種獨具特色的民族宗教 --東巴教。作為東巴文化的物質載體,東巴經按儀式或道場的不同可分為:祭天、祭署龍、祭村寨神、祭五谷六畜神、祭山神、祭祖先、祭家神、祭勝利神、祭水怪猛妖、祭死者、祭風等24類。東巴經是納西族古代社會的百科全書,集納西古文化之大成,記載有天文、氣象、時令、歷法、地理、歷史、風土、動物、植物、疾病、醫藥、金屬、武器、農業、畜牧、狩獵、手工業、服飾、飲食起居、家庭形態、婚姻制度、宗教信仰,乃至繪畫、音樂、舞蹈、雜劇等等廣博的內容。國內外學者認為,東巴經是研究納西族古代的哲學思想、語言文字、社會歷史、宗教民俗、文學藝術、倫理道德及中國西南藏彝走廊宗教文化流變、民族關系史、以及中華遠古文化源流的珍貴資料。東巴文化以其浩瀚博大的內容構筑成一座納西族古代文化的雄偉殿堂,深蘊著神奇宏富的文化內涵。東巴文化中光彩奪目的東巴文學花朵,就是在這樣豐厚的文化土壤上展蕊怒放的,其藝術個性和美學特征的形成,與東巴文化的豐富內涵有密切的關系。 

       傣族貝葉經文學      以貝葉為物質載體的文獻經書而得名的傣族貝葉文化與佛教有著極為密切的關聯。由相鄰的周邊國家傳入傣族地區的佛教,在中國可謂別具一格,即人們慣稱的所謂"小乘佛教"。佛教傳入傣族地區后,文化沖突導致了文化重組,古印度巴利文字的傳入、貝葉文書的運用、書面教育和寫作的發展,則在形式上改變著傣族社會的精神文化結構。歷史上用傣泐文書寫而保存下來的佛經文獻極為豐富,這也即是人們平常所習稱的有名的"貝葉經",但是,傣文貝葉文獻的內容決不僅僅限于南傳佛教經典。所謂"貝葉經",其本意是指在棕櫚科貝多羅樹的干葉片上刻寫的佛教經書,后來人們也常常在廣義上用它來泛指傣文文獻。在傣文文獻中也稱在貝葉上刻寫文字的時代為"綠葉信時代"。傣文貝葉文獻包括兩個大類:一類是佛教經典,即本來意義上的"貝葉經"。佛經總稱為經、律、論"三藏",不過其相當數量并非佛經,而是屬于另一類傣文文獻,即一般的傣文書籍。傣語稱貝葉佛經為"坦",稱一般貝葉書籍為"簿",概念上雖然有了明確區別,但在民間賧佛的活動中,人們對這二者的性質和功能往往并不做區分,因而將全部傣文貝葉文獻統稱為廣義的"貝葉經"。傣族地區的佛寺收存貝葉文獻早已成為傳統,其來源一是由佛爺自己刻寫,二是接受世俗眾生"賧坦"獻經或"賧簿"獻書。由于民間"賧佛"獻經獻書活動的蔚然成風,"貝葉經"中既有來自印度教的故事,又包含有與佛教唱對臺戲的、涉及傣族民間原始信仰的傳說,故此,貝葉經成了傣族社會各種文化知識和思想觀念的薈萃之苑,這也影響到了貝葉文學的內容構成。除了佛寺集中收存貝葉經而外,傣族世俗民間也流藏有各類貝葉文獻,所以貝葉文化從佛寺到民間,成為傣族文化的代表和象征。傣族"貝葉文化"事實上已涉及社會意識形態和人們認識活動的方方面面,已分化出若干相對獨立的學科:天文歷法、數學、農業生產技術、醫藥學、生理學、語言學、史學、政治法律、軍事戰法、美學等。此外,更大量的傣文文獻是各種類別的文學作品。毫無疑問,貝葉文化的興起和繁榮,對傣族文學的發展起到了決定性的促進作用。

       彝族畢摩經籍文學  因其本土宗教祭司"畢摩"之稱而得名的彝族畢摩文化,以本土宗教信仰為意識核心,以巫術、祭儀為行為表征,以彝文經籍為載體形式的畢摩文化,集成了彝族古代的語言、文字、哲學、歷史、地理、天文、歷法、民俗、倫理、文學、藝術、醫學、農學、技藝等內容。其形成和崛起,是彝族社會歷史上的一次重大變革,它不僅促成了彝族意識形態領域的聚變,而且推動了彝族社會的迅速發展,并滲透到彝族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畢摩文化是彝族社會原生宗教高度發展的產物,作為一種宗教系統而言,在其泛靈論的思想體系中,萬物有靈論和靈魂不滅觀是其理論基石,祖靈信仰是其崇拜主體及其中心宗教形式。畢摩文化在其興起、繁榮到鼎盛、發展的漫長歷史進程中,始終以彝人觀念信仰中祖先崇拜為根本,立足于彝族自身的文化基石,建立起了一個已趨于完整的宗教思想體系,而為彝族社會的各階層所接受和認同,從而成為彝族古代社會傳統的主體文化。畢摩文化的形成發展和崛起,正是彝族文學賴以形成、發展,并在彝族社會廣為流播,從而產生巨大的社會文化效應的基礎。彝族畢摩文化以其古老的彝文經籍文獻把天文地理、歷史譜牒、政治經濟、宗教民俗、工藝技術、哲學倫理、醫學病理、巫術卜咒、文學藝術、等集于一體,將自然知識與社會知識熔為一爐。就現在國內外已經發掘、搜集、整理、出版的彝文古籍和金石銘刻文獻而言,歷史上的彝文文獻已形成其龐大博雜的體系。彝族畢摩文化以其浩繁的卷帙及廣博豐厚的著述內容,涉獵到了彝族文化的各個層面,薈萃了彝族人民在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所創造的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的精華。近年來《西南彝志》、《爨文叢刻》、《彝族源流》、《彝族創世志》、《宇宙人文論》、《物始紀略》、《彝文金石圖錄》、《彝族古代文藝理論叢書》等等彝文古籍巨著的出版,使畢摩文化的學術研究價值,引起了國內外學術界的廣泛重視和關注。

(除署名文章外,本專題內的文章系欄目主持人巴莫曲布嫫為《中華文學通史》撰編的相關章節,
原引文注釋和參考文獻請參見原書:《中華文學通史》,北京:華藝出版社1997年版) 

亚洲日本五月天久久综合网_亚洲Av苍井空在线观看_亚洲国产日韩一区三区